Case Law
法律案例分析
首页 > 法律案例 > 美国旅游签

美国旅游签

2019-07-11

WeChat Image_20190717105318.png


案例摘要


根据“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第72(1)条,加拿大移民部CIC的移民官拒绝了申请人Z先生的永居申请。即使是基于人道主义和同情原则(H&C),即依照移民法第25条,该申请也无法获批。这样的结果令申请人不满,遂即向法院提出了上诉。



案例背景


Z先生、妻子W女士、以及儿子小Z于2013年8月抵达了加拿大,一家人均是中国公民,此番提出了难民庇护的申请,给出的理由是他们是务农为生的农民,然而赖以生存的土地竟被征用了。事实上,在难民保护处(下称RPD)介入前,他们的申请是通过了。然而当加拿大公民和移民部经手此事后发现了与申请人的言论相悖的证据,于是向难民申诉厅(下称RAD)提出上诉。而RAD也认为这一新证据削弱了申请人言论的可信度,因而本次难民申请被拒绝


申请人搬出了移民法的第25条,其中明确了人道主义和同情原则(H&C)的定义,希望以此为理由寻求司法审查。



司法审查


在RAD对申请进行审核的过程中,发现申请人曾经办理过美国旅游签证,当时他所填写的职业与现在的描述完全不同,这让官方有理由质疑他谎报信息。对于这一点,申请人Z先生承认美签申请上的职业信息的确是错的,不过这是他委托某旅行社办理的,所以他声称完全是由于第三方的疏忽所导致。然而RAD认为这一项新证据“无可争议地”破坏了申请人的信誉。


法院再次核实了信息,确认申请人一家是农民身份且现在身处困境。不过,在法院了解了申请人在加拿大的工作经历后得出结论认为,他们完全有能力在中国找到工作维持生计。 此外,负责此案的审理人员还评估了申请人过去5年中在加拿大的生活状况、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对中国社会和文化的了解程度,以及其他家庭成员的状况。


按照H&C的立场,官员通常要考察申请人在加拿大是否建立了长期稳固的社会联系。经考察发现,Z先生一家的确受雇于某本地公司,且是当地教堂的积极成员——这都是评估H&C申请时的有利因素。

 

然而,审理人员仍然认为申请人一家在加拿大建立的社会联系不足以推翻“他们能够返回中国维持良好生活”的结论。



最终分析与裁决

申请人对这样的结论提出了质疑,其问题包括——


1、审理人员提出的上述理由是否足以拒绝H&C申请?

在申请人看来,法院分析中存在以下几点不合理之处:1)官方评估中认为申请人在加拿大的生活和联系是“一定程度上具有依赖性”;2)官方声称申请人将“返回原籍国,即他们出生、受教育和组建家庭的国家”。申请人认为这些理由不足以支持官方的否决性的结论,也不能解释为什么H&C申请中的积极因素会被消极因素压倒。

 

法院则认为本案审理人员的搜证和推理过程都没有问题。审理人员仔细考虑过申请人的个人背景,认为他们即使不再以务农为生,也完全可以再就业、支持自己的生活——这绝非泛泛而谈,是合理的结论,并且整个过程都满足“公平性、透明性和合理性”的司法标准。

 

2、审理人员是否错误地评估了申请人在加拿大建立的联系?

申请人辩称,他们一家能够适应加拿大的文化和生活(这些都可以从他们抵加后的活动中显示出),这本应是审理过程中的积极因素,然而审理人员却据此得出了“他们能够返回中国重新立足”的结论。


法院对此的回应是:审理人员并没有把积极因素变为消极因素,他们非常重视申请人一家在加拿大的融入。然而,尽管这是一个积极因素,但官员认为,他们在加拿大努力生活所获得的一些技能可以减少他们返回中国生活的潜在困难。


综上所述,最终法院驳回了本次的司法审查上诉,维持原本判决。



根据“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第25条,那些不具备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资格的人,也许可以通过H&C,获得永居身份。其中规定:


25(1)条,部长会根据申请者的特殊情况,从人道主义立场考虑,忽略移民法的标准和义务,给予永久居民身份。例如从孩子最大利益出发,只要他认为这是公平公正的。从人道主义出发,视特殊情况,可以解决某些不予受理的申请。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这些情况:


1、申请人个人条件

2、被命令遣返的

3、申请人在加拿大建立的根基以及与朋友家人的联系

4、孩子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