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Law
法律案例分析
首页 > 法律案例 > 婚姻真实性3

婚姻真实性3

2019-07-11

2d6e4a77e9352ebd87c1d67f7984508.jpg


案例摘要


L先生在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时遭到拒绝,移民签证官认为他在申请中有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嫌疑,对其下达了驱逐令(removal order)。面临着要被驱逐出加拿大的境况,L先生提出了上诉申请,希望相关部门能秉承人道主义和同情原则(H&C)重新考虑他的情况。然而经过法院的分析,认为移民上诉部门(简称IAD)的审理和决定十分合理,因此驳回了他的上诉申请



案例背景


L先生于2000年持学签来到加拿大读书。2005年7月,他通过配偶担保的方式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原因是他声称自己已于2004年10月与一名加拿大公民结婚。申请人L先生在2006年8月拿到了永久居民身份。然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简称CBSA)后来发现,申请人的婚姻关系是有偿的、功利性的,是为了帮助他获取身份才缔结的——L先生和妻子于2008年离婚了。


2016年4月,加拿大移民局根据“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第40(1)(a)条规定,将L先生的行为定义为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然后对他发出了驱逐令,勒令他离开并且5年内不可入境加拿大。对于上述决定,L先生承认自己有过虚假的婚姻关系,但是由于他已与另一加拿大公民开始了第二段婚姻,还育有两个孩子,他提出上诉的目的是希望官方考虑孩子的利益、基于人道主义和同情原则(简称H&C),给予酌情考虑。



司法审查与决定


由IAD负责对本案案情进行了整理和归纳。司法审查的重点在于:是否有足够理由支持他申请H&C,并由此得到酌情考虑。这些理由包括:

 

1、由于虚假陈述而引致驱逐令的严重程度和有关情况;

2、申请人的懊悔;

3、申请人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长和在加拿大的教育背景;

4、申请人在加拿大的家庭;

5、驱逐令对其家庭的影响;

6、驱逐令对儿童最大利益的影响;

7、申请人及其家庭在加拿大获得的社会联系和支持;

8、申请人迁出加拿大的困难程度,包括返回原籍国后的生活条件。

 

在此,IAD重申,L先生的行为破坏了加拿大移民制度的完整性,而且他的虚假陈述行为属于程度最为严重的一种,这对于他申请H&C是非常不利的。IAD通过调查了解到,L先生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17年,有一份稳定的全职工作,他一直积极纳税,还与现任妻子购置了房产——这些是衡量他的申请时的积极因素。


那么重点是,如果申请人被迫迁出加拿大,他在加拿大的家庭将会受到什么影响?他的孩子们的利益是否能得到保障?审理小组收集了L先生的证词,其中显示他在家庭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比如他会每天送孩子上学、照顾他们生活起居,而他的妻子则更多地忙于事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申请人离开加拿大,那么不仅会减少家庭收入,还会使得他妻子无法好好照顾子女,甚至缺乏情感和精神上的支柱——这仍是评估中的一个积极因素。


然而,官方的分析指出,既然L先生的妻子也是在中国长大成人的,那就没有理由认为她无法重返中国工作和生活,他的妻子和孩子可以选择随他移居中国。所以官方的结论是,尽管“儿童的最大利益”是H&C中的一个积极因素,但并不是决定性的。审理小组综合考虑了所有因素,得出的结论是,申请人L先生并不满足H&C的标准,无法获准特别救济。


申请人L先生却质疑了这个决定,他认为审理人员对于“儿童的最大利益”这一点分析有误。他说,审理人员只是运用了逆向推理的方法——先假定申请人必须从加拿大迁出,然后认为他的家人可以随行;而没有正确回复这个问题——孩子们的父亲离开加拿大是否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受理的法官又一次进行了分析。法官认为,IAD在考虑此因素时并无不妥之处。无一例外的,父母的离开一定会对孩子产生一些负面影响;然而,一个人在加拿大有孩子的事实并不意味着这个人不能被迁出。相反,在假定失去父母的情况下,IAD才需要评估孩子的权益。这样来看,IAD的分析和决定没有问题。



最终裁决


诚然,“儿童的最大利益”是H&C申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审理时考虑的是所有因素的累积影响。故此,法官认为本案中不存在充足的H&C上诉理由。在他的案件中,最大的积极因素就是他子女的权益,然而根据上述分析,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综上所述,法院最终的裁决是:上诉申请被驳回,驱逐令将被执行。


加拿大驱逐令主要有三类:


离境令(Departure Order)

排除令(Exclusion Order)

遣返令(Deportation Order)


相对于遣返令(Deportation Order),离境令(Departure Order)和排除令(Exclusion Order)较轻。一旦收到遣返令,那么必须经过批准才能返回加拿大,即必须申请 “Authorization to Return to Canada” (ARC)—— 返回加拿大授权文件。


本案中,L先生是被下达了排除令(Exclusion 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