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快讯
Immigration News
首页 > 移民快讯 > 进行安乐死之前,就应当被摘除器官?

进行安乐死之前,就应当被摘除器官?

2019-06-05

今日的一条新闻刷爆了微博。

WeChat Image_20190607145058.png

短短12个字讲述了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一名17岁的荷兰女孩在年幼时被性侵,尽管看起来是个乐观开朗的正常女孩,但是她在信件中却称自己早已厌倦了遭受“无法忍受的痛苦”。

WeChat Image_20190607145111.jpg



根据荷兰的法律,荷兰于2001年宣布了安乐死合法化,当孩子满17岁时,无需征求监护人的同意就可以申请自杀。根据过去的报道,仅2017年就有超过6500人在荷兰使用安乐死结束生命。本事件中的少女刚刚年满17岁就郑重宣布:“在这种情况下,爱就是放手。”然后从容地选择了离开。一个绝望少女的内心世界已不可考,但是这条热搜恐怕是为数不多的几次机会能将安乐死这个“无奈的选项”袒露在公众面前。



安乐死的合法化


生与死是人生的两件大事,生是喜事,生命的诞生虽说自己无法选择,却可以给家人朋友带来快乐。而死亡常常承载了太多无可奈何,无论是怎么样的离开都会给自己与家人带来痛苦。所以很多人认识到,与其在病痛中承受太多,还不如认真考虑安乐死这种选择。


时至今日,有些日渐虚弱的重病患者也会选择在自己尚且清醒的时候,挑喜欢的一天,好好和深爱的人们告别,安静地接受死亡。因为有尊严的活着和有尊严的死去同样重要。

WeChat Image_20190607145201.jpg

自2015年2月6 号加拿大最高法院宣布安乐死合法化后,加拿大继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和美国之后成为第六个颁布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但却因实施和伦理问题在社会上持续发酵升级,在伦理,医学,人权和各种社会问题的影响下,其操作的可行性和操作过程的规范仍被医学界热议。



安乐死与器官捐献




当我们把器官捐献这个选项加入之后,这个话题变得愈发有争议性了——除了死亡带来的沉重外,还有情感、伦理和个人意志掺杂其中。

 

2019年1月冰岛通过了器官捐献法案,规定所有年满18岁的冰岛人都将成为默认的器官捐献者。但有两种情况例外:逝者生前明确表示不希望器官捐献,或直系亲属拒绝捐赠。就在冰岛的这项法律正式实施4个月后,加拿大海洋三省之一的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于4月2日也提交了类似法案,今后不愿意捐献器官的新斯科舍省人需要进行专门登记,否则将被设为自动同意死后捐出自己的器官和组织。

 

根据之前的数据,在加拿大尽管有大约90%的公众支持器官捐赠,但只有一半的人通过登记或通知家人明确了自己的意愿。所以除了表示明确反对的个人之外,几乎所有公众都将被视为可能的”潜在“器官捐赠者。


然而如下图所示,无论采用何种标准,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可以被认为是潜在的器官捐赠者。

WeChat Image_20190607150156.jpg

(图:2014年数据显示,加拿大的“潜在”器官捐献者比例)


由于加拿大器官捐献的比例持续减低,且可供移植的器官严重不足,若病人在选择安乐死后仍想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其他需要的患者。对与家人和病人自己来说,这是一种生命的慰藉,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的方法,虽说最爱的人离开了,但想到他/她的心脏还跳动在另外一个人的胸膛,他/她的眼角膜可以让原本没见过世界的陌生人看到非凡的风景时,在这离去的感伤里多了一丝温暖。

 

但由于安乐死的特殊性和对死亡定义的模糊性,使得许多有意捐献的病人产生顾虑,甚至与之失之交臂。

WeChat Image_20190607150233.jpg

(图:宣传图,一位器官捐献者可以拯救8个人)



器官捐献在“死后”还是“死前”?


根据2005年加拿大卫生部制定的心脏死亡后器官捐献的全国标准,即在心脏停止跳动至少5分钟后才可以开始摘取器官。但在许多专家认为,心脏停止跳动并不能确认患者已经死亡——在许多急救病例上,心跳停止5分钟被抢救回来的病人并不在少数,他们的大脑甚至依旧会接受信息并做出反应,在医学严格意义上的确认死亡应当是脑死亡。完全无意识且完全不可逆转的时候,至少要等待20到30 分钟。


但从器官捐献的角度来说,长时间的等候会影响器官的质量,所以在无法确认其“完全死亡”的情况下取出器官,对患者家属来说无疑违背了安乐死的本意,若不能确定操作是带给患者最低痛苦的方法,其排斥度便大大增加,更给过早取出器官的患者家属不必要的负担,或是为了确定患者“完全死亡”而加长等候时间,错过器官最完美的转移时间,无法完成患者的遗愿,使得家人抱憾终身。


既然离开已经是悲伤的结果,那在不增加痛苦的同时保证患者的遗愿得以完成,是能安抚安乐死患者家属的唯一方法。挚爱的离去是人生的一大考题,当这个考题是挚爱的选择时,我们除了尊重,且陪伴在他/她身边,还要面对和处理之后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太过悲伤,所以才应该更慎重的处理,以求得出最好的解决方式。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不仅需要得到医学发展的支持,还需要得到社会各个层面的关注和不断完善,勇敢走出第一步的同时,解决伦理和医学的矛盾,就像”冰桶挑战“一样,因为关注才能有理解和发展,更大的突破。

WeChat Image_20190607150547.jpg

(图:风靡一时的“冰桶挑战”)


我们尊重死亡,尊重选择;也尊重人生,且热爱人生。生和死,都是人类必须面对的问题,若一个人的逝去能接力更多人的生命,在正确的做法下,都是值得提倡的,生命或许固定的有长度,却可以拥有无限的厚度。出生时,我们无法为给予我们生命的人说声谢谢,逝去时,或许我们能在远方听到别人的一句感恩,或许还可以是一个家庭的幸福笑声。对家属来说,延续是一种慰藉,更是对失去的另一种拥有。


无论是安乐死还是器官捐献,都是对人生的热爱和尊重,两全其美或许难,却值得。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