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快讯
Immigration News
首页 > 移民快讯 > “她12岁,要离婚了”——人权与自由的另一面

“她12岁,要离婚了”——人权与自由的另一面

2019-06-25

这件事不是发生在中东、非洲或东南亚,而是在崇尚自由与人权的美国。


围城中的“小新娘”

如果你听闻在如今的美国加州,还发生着诸如“12岁女孩被迫嫁给30岁男子”的事情,是否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是真实存在的,甚至是合法的。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320.jpg

在现代社会中,“童婚”一词似乎仅与极少数“贫穷、无知、物质匮乏”的地区有关,可是事实是,即使在“发达、自由、崇尚人权”的美国,这样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童婚的泛滥势必要归结于美国对于法定婚龄的“放纵”——在包括加利福尼亚在内的许多州都没有规定结婚年龄的下限,而在规定了法定婚龄(18岁)的州,只要获得监护人的同意,不够年龄也是可以结婚的。

 

“只要一位家长点头,一位法官打勾,事情就这样办妥了”一名愤怒的群众质问道,“即使是一方比另一方大上好几十岁?”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345.jpg

我们不妨来看一组数据:


-  据美国“反童婚组织”(Unchained at Last)的不完全统计,仅2000-2010年中,美国有近25万名儿童结婚,其中逾87%是女孩;

-  在美国有70%-80%的童婚以失败收场;

-  调查显示,美国19岁之前结婚的女孩比没有结婚的同龄人辍学率要高50%。


以上种种揭开了“童婚”的遮羞布——这绝非尊重个人意志的表现,相反,那些受到父母之命或宗教自由的约束不得不早早结婚的“小新娘们”其实根本没有被尊重。她们中的大多数既没能享受到幸福的婚姻,也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机会,甚至无法自主选择离婚,只因美国规定“未成年人不能在自己的署名下进行法律诉讼”。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507.jpg

(图:Jerry Hill)


“我们必须保护孩子们!”这是加州参议员Jerry Hill获悉此事后的第一反应。这个行动派很快起草了一项法案,希望促成美国各州能统一起来,明确规定18岁为最低婚龄。因为在他眼中,这是一项百益而无一害的提议,势必引发大众的共鸣和支持。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拯救“小新娘”艰难重重


美国大多数州规定的最低婚龄是16或17岁,然而在2016年之前,一半以上的州都对法定婚龄“毫无底线”。


幸运的是,在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呼吁声中我们看到了一些进步。仅2019年以来,阿肯色州、科罗拉多州和乔治亚州等地都纷纷强制限定了结婚年龄;缅因州也在前两日刚刚通过了一项法案,将最低婚龄限制在了16岁;而那些尚未公布改革方案的州政府,也着手改进审查程序,以确保这些孩子们在婚姻中免于虐待和剥削。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614.jpg

(图:美国有6个州的最低婚龄小于16岁,13个州没有婚龄限制)


促成这项进步的除了“普世价值”中的悲悯之心,不得不承认的是,女性议员在其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为女性议员更能关注到“童婚现象与性虐待、贩卖和性暴力之间的联系”,并且站出来发声。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706.jpg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Kay Khan表示,当他们的目标是最终让18岁成为全美普适的最低婚龄时,却遭遇了尖锐的怀疑和指责。


令人惊讶的是,最强烈的反对声来自于一些民权组织和计划生育组织。例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就公开指责这一项提议是“不必要地、不恰当地侵犯了婚姻的基本权利”,因为在该团体看来,将监护人和法官的意见纳入考量已经是极大的尊重,说明该州的婚姻法已足够严格。

 

除此之外,不少国会议员也对这个改革提案持中立态度,他们担心的是这会触碰到某些“宗教自由”的敏感地带,因为在不少人眼中,限制婚姻常常与限制生育挂钩,这显然是“不容侵犯的权利”。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739.jpg

这一点不禁使人联想起一个月前轰动全网的美国堕胎禁令。5月初乔治亚州州长签署了一项堕胎禁令,其中规定一旦婴儿被检测出有心跳,那么堕胎便是违法行为,严重者将会面临谋杀指控。这种严苛的法规并非危言耸听,因为每一项新政或提议的推广似乎都会“激怒”一些宗教保守势力;殊途同归的是,在这两件看似无关的事件背后,都是关于“生育权与人权孰轻孰重”的尖锐争论。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759.jpg

美国的各州具有极大的自治权,任何一项法案的落实都需层层递进、突破重重阻碍,在“消灭童婚”这个问题上也不例外。纵使是在女性具有话语权的今天,要使所有人认识到童婚中潜在的危害并且行动起来,实在不是易事。



加拿大:消灭童婚的主力军


其实在加拿大,童婚也并非违法行为。自2015年以来,联邦法律规定的最低婚龄便是16岁,某些省份或地区要求的年龄则是18或19岁。根据联合国的标准,这的确还是未成年的水平,属于童婚。

 

然而有趣的是,似乎少有人提及加拿大的童婚问题,更没人激烈地表示要根除这个现象。究其原因,第一该现象在加拿大的规模不大、不成气候,在所有统计数据中都鲜少有这一部分。此外最重要的原因莫过于加拿大树立的“女权主义”和“儿童权益”维护者的形象。

 

加拿大共同发起了2013年、2014年和2016年联合国大会中关于儿童、早婚和胁迫婚姻的决议;2014年,加拿大还在人权理事会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呼吁就童婚问题达成一致性——自此,加拿大便成了联合国“消灭童婚”领域的领导者和主要自助者。

WeChat Image_20190626173846.jpg

在2014年7月的女童峰会上,加拿大政府还签署了文件承诺到2020年彻底消灭童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