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快讯
Immigration News
首页 > 移民快讯 > 加拿大的这项善举竟遭投诉?最残酷的是”冷漠“

加拿大的这项善举竟遭投诉?最残酷的是”冷漠“

2019-06-18
2019年2月某天的清晨6点左右,多伦多市民的手机突然警铃大作,原来是当地警方发布的安珀警报(AMBER ALERT):一名4岁的亚裔女童被忙碌母亲遗忘在车内,当母亲回过神来时孩子不见了!幸好,经过两小时的搜救,女童在离家2公里的地方被安全寻回。


然而一周之后,加拿大安珀警报再次被拉响,皮尔区警方称一名11岁的女孩被绑架,嫌犯竟是她的生父。这又是一次牵动全加拿大3000万人心的事件,然而这个孩子却没那么幸运——54分钟后,警方证实她已遇害。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205.jpg

这些令人焦心的儿童失踪案中,我们无法忽视的事实是安珀警报在其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为即便案件最终的结局我们无法控制,但是它为失踪的孩子、为警方也为所有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有一个常识是,在儿童失踪后的3小时正是寻回的“黄金时间”,一旦错过,那么孩子能被找回的概率可就大大降低了。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234.jpg

正是出于每个人对儿童的关心,安珀警报才变得意义重大,仅仅这样一条简介的信息就能使所有人参与其中,可谓是加拿大儿童失踪的最高级警戒了。然而近来它却屡次遭到投诉——不是因为担心孩子的安危,而是抱怨自己的睡眠被惊扰。



安珀警报的”前世今生“


“安珀警报”并非加拿大的创举,然而每一个生活在此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302.jpg

安珀警报,即Amber Alert,起源于1996年的美国。在德克萨斯州的阿灵顿,一名9岁女孩Amber?Hagerman遭到绑架后被残忍杀害,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这场悲剧令全美痛心,为了纪念这个不幸的孩子,同年安珀警报系统诞生了。


它的工作逻辑简单却高效:儿童失踪案件发生—目击者报警—经警方审核后发布安珀警报—各类媒介广泛传播,带动社会各界合力寻找目标。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320.jpg

起初,该系统仅应用于广播系统,后来逐步发展到电台、纸媒、电子交通信号屏、手机、互联网等几乎一切媒介。

 

出于“保护孩子”这个共同的目标,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已采用类似的系统。安珀警报系统在欧洲甚至能实现跨国协同。

 

加拿大于2002年引进了安珀警报。最初的规定是市民必须通过申请才能接收到警报,各地区的警局虽然都有发布权,但是前提是必须符合如下条件(各地区规定稍有差异):

 

1、18岁以下的儿童遭到绑架;

2、警方相信儿童身处险境;

3、至少已知a. 被绑架儿童;b.绑架犯;或c. 嫌犯车辆其中之一的信息;

4、警方相信发布警报能挽救儿童性命。

 

要知道,根据加拿大失踪儿童协会(MCSC Missing Children Society of Canada)的一项数据,在加拿大每年有4.5万儿童因为不同的原因失踪。其中约3万名是被诱拐的儿童。在这4.5万儿童中,大约有150名儿童是被绑架,但平均只有6名失踪儿童满足可以开启安珀警报的标准。

 

没有人会质疑这个警报系统的分量,所以从去年起,加拿大广播电视和电信委员会(CRTC)就已决定在一年内让所有LTE网络的手机都能接收到这个警报——通过无线网发送的警报毕竟是有地域性的,然而新的举措却能覆盖至少97%的加拿大人,且是强制性的。

 

“无论你是否相关,我们都要确保你能收到安珀警报。”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416.jpg

如今一年刚过,这项技术愈发成熟,也帮助不少家庭找到了失踪的孩子,可是也传来了不和谐的抱怨声,甚至是民众的愤怒。


有人在社交媒体上狂发牢骚,只因为自己的睡眠被打扰。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429.png

“‘谢谢’把我叫醒,我在多伦多市中心,下一次我希望是当一颗导弹飞过来的时候你再告诉我。”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446.png

“谁批准的这个呢?又不是地震。”

 

更有甚者还拨打了911,不过不是为了向警方汇报孩子的行踪信息,而是发泄自己的愤怒:为何大半夜发送这种无法关闭的警报,打扰睡眠?



除了凶案,安珀警报还揭示了什么


一件儿童失踪案使得人们惊奇的发现911报警电话的“新用途”。尤其是当警方都忍无可忍地发布了推特时: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531.png

“我们又一次接到了许多市民的电话,他们将911作为抱怨被安珀警报吵醒的平台。提醒大家:9-1-1只适用于紧急情况。请让我们保持电话畅通。”这样的抱怨和发泄显然不是个例,我们悲哀地发现原来冷漠的看客是广泛存在的。约克大学的教授Ken McBey一直致力于研究紧急状况下的社会和行为因素,他只能表示,那些为了泄愤而拨打911的人是“极其自私的”。“这是关于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之间的权衡取舍,”McBey的话暗示了什么?显然这些人选择了“个人利益”。

 

失望或谴责的话不必多说。McBey教授呼吁应急部门加强推广工作,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安珀警报的重要性——“它不是为了吵醒你,更不是为了激怒你。”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642.jpg

无独有偶,来自温尼伯加拿大儿童保护中心的Karen Chymy也对这些“愤怒的声音”予以理解:“这还是一个新的系统,所以人们还在了解和学习的过程中。如果这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遭遇不幸),我们一定希望公众能意识到这一点(安珀警报的重要性)。”



对抗罪恶和冷漠,安珀警报如何发展?


安珀警报在加拿大广泛应用不过一年,我们必须承认它的稚嫩和不足,不过也要明确我们的目的:并非要指责冷漠的路人,而是减少针对儿童的伤害和罪恶,保护所有的孩子。McBey教授说技术还在继续发展,今后还会开发出更精细的警报系统。而在那之前,“我们要普及公共教育。”

 

在各大媒体播报消息后,相关报是获得了大量的评论和踊跃地参与——加拿大还是幸运的,毕竟还是有人愿意真诚地提出建议、帮助安珀警报改进。“我建议运营这个系统的公司能将每次警报声设计成由低到高……使得人们在它达到最大声音前关掉它……”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734.jpg

“应该允许高龄的、需要工作的或者有健康问题的人‘选择退出’,(使得这些人)不会受到警报相关的高振幅、高频声波冲击的影响……”——的确,市民的意愿和健康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WeChat Image_20190625144749.jpg

正是由于这些善意的回复和参与,我们有理由相信安珀警报绝不会就此止步,并且它今后会发展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因为安珀背后还站着许多温暖的人们,他们能改变人们的冷漠和不解,传递对所有孩子的关怀。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