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双非程序员,自述全家移民加拿大的奋斗故事

36岁双非程序员,自述全家移民加拿大的奋斗故事

作者简介:Jeff Wang,80后,成长于豫东贫困农村,03年考入东北某大学;毕业进入IT行业,入职知名外企,一呆10年;职业发展虽一帆风顺,但因家庭、年岁和行业压力,迫使选择移民之路。

我生于八十年代中,家乡在豫东平原,原生家境清贫,虽称不上挨饿,但从小也没少吃玉米面饼和窝窝头。幸运是得到全家支持,供我读完高中并考入黑龙江一所高校。

我的大学既非211也非985,但我内心知足,仍然认真念书。记得2003年9月,这个考入大学的时间点,我经历了很多人生第一次: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见到山脉…. 就这样,积极乐观开始了大学生活。回想起来,比起那些数百万未能进入大学甚至高中的年轻人,我想我是时代的幸运儿。感恩!

06年底,大学毕业的时候,怀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我背上行囊,独自一人前往北京。我的北漂首站,丰台张仪村,一个荒芜人烟拆迁中的村子,在那里和老乡们居住在一个工棚,就是传说中的大通铺,七八个老爷们横档在一张不是床铺的木板上;夜里会被冻得发抖,屋内连水管都会结冰,那般滋味,可想而知。就这样,我在这里开始了长达14年之久的北漂生活。

为早日实现在京购房安家的愿望,大多数时间我选择住在北京外围——即廉价区域。北京的快速发展和拆拆拆政策,也逼迫我一次次向更外围蔓延:从4环、5环,再到6环,那些北漂人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生活条件,作为过来人,我大多体会过。从地下室,到城中村5平米的房间,到无产权公寓,再到合租蚁族,多年来搬家不下十余次。当然,此间也有幸曾体验了把“精致穷”的日子。之后随着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召开,为感受这份家门口开奥运会的荣耀,也为向好点的环境靠拢,我狠狠心在鸟巢附近租了一居室。当时的房租超过我的工资,我和女朋友两人勉强糊口,并在租期满一年后搬离——因为房租实在太贵了,也因为成为月光族极大影响我们攒钱买房的目标。

北漂的心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知个中冷暖。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 年,我们终于在六环外置业成功,在三十而立之年,也算是成了家,立了业。十几年间,工资从初始的1800元,翻了20多倍,但并没因此获得满足感和兴奋感,因为生活被工作挤压得很有限。当时我的日子几乎可以描述为在工作、或者在去工作的路上,周末也基本在充电学习以便更好适应工作,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在外企工作,总有同事因各种缘由移居加拿大、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等国家。自己也曾经萌生过移民想法,但由于双非本科教育背景外加英语条件一般,心想自己根本做不到,于是很快就放弃了移民想法。生活仍要继续,我依然卖力于IT一线工作。 

在外企工作,总有同事因各种缘由移居加拿大、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等国家。自己也曾经萌生过移民想法,但由于双非本科教育背景外加英语条件一般,心想自己根本做不到,于是很快就放弃了移民想法。生活仍要继续,我依然卖力于IT一线工作。 

35岁似乎是IT从业者心中一道阴影,一道终将面对的分水岭。时而看到某某公司员工加班猝死的噩耗,还有辛辛苦苦十几年,一病回到解放前的医 疗压力等等。也许我被儿时贫苦生活吓怕了,强烈的不安全感愈演愈烈,面对现实的残酷与来势汹汹朝气勃勃的IT年轻从业者,我怕了、退缩了,我需要给未来的自己和全家找条退路。

为了明天会更好的愿景,为了生活工作平衡,为了孩子能够开心健康成长,为了能够在IT这个行当多做几年,也为了缓解年长时医疗压力,我开始了备战雅思、移民加拿大之路。在经过2年多的辛苦拼搏和寂寞等待,全家于2021年初,正式结束北漂、登陆加拿大,正式开启我们的加国生活。

自此,我想要感谢我的爱人,是她撑起了一切家庭事务和照料教育孩子的重大使命,也为我周末备战雅思赢得宝贵时间。移民对于穷苦出生的农村娃来讲很遥远,同时对于双非院校本科毕业生也有难度,但我用自己故事证明:即便先天条件不优越,也仍能成功移民加拿大!我做到了,我想我是幸运的,虽然移民初期生活依旧困难,但我坚信通过勤奋与努力,美好生活并不遥远。

事实证明,人要有目标,才会有动力,才会愿意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加油!我给自己加油!也为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