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自由党移民政策

加拿大自由党移民政策

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因其一直奉行的宽松移民政策而被亲切地称为“移民党”。自2015年自由党上台执政以来,加拿大更加重视接收难民,将难民比例提高到约15%,反而将经济类移民比例降低到约58%,家庭类移民比例保持不变。自2019年成立少数政府以来,自由党大幅度提高了移民水平。在疫情开始时,他们宣布了一些特殊措施,以便让临时居民可以留在加拿大,并给予移民候选人更多提交申请的时间。随后,又推出了“9万移民新政”,并实行了配套的开放工签政策,这对毕业生和急需职业的工作者都带来了很多好处。此外,他们还为香港人和难民引入了新的移民项目。

然而,他们还未能完全兑现承诺,包括取消“入籍费”和建立“市级提名项目”。尽管如此,该党的支持者普遍认为目前的移民政策目标是正确的。

自由党的移民政策历史

加拿大是一个移民政策多变的国家,每一个执政党都有其自己的风格。主要的政党包括现执政党——自由党(Liberals)、加拿大保守党(Conservatives)和新民主党(New Democratic Party,简称NDP)。虽然三党都曾表示支持增加经济技术类移民,但在政策方面存在差异。自由党和新民主党(NDP)是加拿大三个主要政党中的左翼政党,主张开放移民、鼓励多元,重视社会福利,降低中低收入者税收等。一个国家的移民政策和风向常常取决于执政党派和领导人。在加拿大,自由党历来奉行较宽松的移民政策,属于灵活的改革派,积极推行亲移民的政策方针。

自由党在1967年皮尔逊政府执政期间正式推出了移民积分评估系统(points based system),用以筛选准备申请加拿大移民的合格申请人。这一系统对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产生深远影响,如今所见的联邦快速移民通道综合打分系统(CRS)和各省份的评分系统都是基于此。加拿大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采取“积分”系统评分制度以吸收新移民的国家。

从那时起,加拿大移民政策奠定了不再基于种族主义的基调。根据皮尔逊政府在加拿大百年诞辰期间引入的移民新规定,加拿大移民局不应再因种族而进行歧视。新移民政策根据语言流利程度、教育程度和工作技能等因素为申请人分配“分数”,使得已在加拿大的人更容易担保其国外的亲属。在2015年10月的加拿大大选中,贾斯汀·特鲁多提出接收叙利亚难民政策和扩大移民年度配额、促进家庭团聚移民等利好移民的政策方向,与前任保守党所奉行的极端限制移民措施形成对比。许多人认为特鲁多的移民政策在那次选举中为他赢得了胜利。

自由党当前移民政策以及执行情况

在2015年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当选之前,加拿大前任执政党——保守党在2011年对移民法进行了改革。斯蒂芬·哈珀担任第28任加拿大总理期间,保守党政府面临着大量滞留的移民申请。联邦移民部积压了16.5万份来自父母和祖父母的团聚移民申请。作为解决方案,保守党暂停接受新的团聚移民申请,并加紧处理积压案。2014年重新开始接受申请时,家庭团聚的配额被限制在每年5000个申请,并提高了担保人的收入门槛,并引入了有效期为十年的“超级签证”。

特鲁多带领的自由党在大选时作出了承诺:将增加父母祖父母的配额到每年1万个,同时担保兄弟姐妹将比过去更容易;获得担保的配偶不需要等待两年就可以获得永久居留权;被抚养人的年龄上限从19岁提高到22岁。特鲁多还强调,一旦上台,将加速移民申请的审批速度,更欢迎外国留学生成为加拿大公民,并强调“自由党是移民的党”,要让加拿大重新成为欢迎和开放移民的国家,并将这视为自由党的“移民政策核心”。

自由党执政的6年间,实际的移民政策执行状况是,2020年10月30日,加拿大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正式宣布了加拿大2021年至2023年3年的移民规划。与3年前引起轰动的百万移民计划类似,此次移民规划再次创历史,史无前例地设定了123万的大规模移民配额,使加拿大再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这种以三年为期的长期移民水平规划是特鲁多政府上台后采取的特别措施,取代了以往每年一次的移民水平规划。

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第一届任期:2015年至2019年

回顾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第一届任期内的移民政策,自由党强调移民使加拿大“更加多样化,更加成功”。以此为核心,出台了多项新政策吸引新移民,包括大幅扩充加拿大移民配额、增设签证中心、重视家庭团聚移民、尽可能降低移民门槛等。

具体而言,包括:

  • 大幅提高接受移民的总人数;
  • 技术移民方面,对快速移民通道算分系统进行改变,降低了对LMIA的加分要求,给留学生、加拿大有兄弟姐妹的申请人、法语优秀的申请人额外加分;
  • 省提名方面,分配更多的名额给各省;
  • 团聚移民:
    • 1)大幅增加了父母团聚移民的名额,从排队制度改为抽签制度又改为抢号制度;
    • 2)清理了保守党过去的积案,移民审理时间大幅缩短,团聚移民通常能在1年内审理完毕。
  • 公民身份申请方面,降低入籍的要求,从“居住满6年,其中4年满足条件”改为“居住满5年,其中3年满足条件”,放宽入籍考试年龄,PR之前作为合法临时居民的居住时间可以折半计算,不再要求入籍申请人“打算永久居住在加拿大”;将“子女随行年龄”的定义从19岁提高到不满22岁;
  • 在移民政策调整方面,新增了大西洋试点、农业食品试点、偏远地区试点等项目,推出全球英才计划,同时调整了护理类移民项目;
  • 临时居民方面,发放更多旅游签证和学生签证;
  • 在接纳叙利亚难民等领域,特鲁多在竞选时呼吁加拿大接收2.5万名叙利亚难民,为加拿大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声誉。

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第二届任期::2019年至今

2019年大选期间,特鲁多再次领导自由党参加竞选,对移民问题提出了以下承诺:

  • 1)适度温和增加移民人数;
  • 2)免费处理移民申请入籍手续;
  • 3)启动“市政提名计划”,以补充现有的省提名计划;
  • 4)将大西洋移民试点项目转为永久性项目。

自由党政府在2019年大选中还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希望到2021年将移民人数增加到35万人。与此前的2018年相比,加拿大整体接收的移民人数为32.1万人。在此次大选中,自由党强调移民将成为加拿大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心任务。在移民政策方面,继续执行宽松的移民准入标准,具体措施包括:

省提名项目

在2019年至2021年的35万新移民计划实施期间,预计通过省提名项目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人数将逐年增加,从2019年的6.1万人增加至2021年的7.13万人。

移民试点项目

加拿大联邦推出了新的移民试点项目。于2019年11月18日开始,偏远及北方地区移民试点项目陆续开放。被选中的11个社区中,已有三个社区开始实施,目前安大略省的Sault Ste. Marie和曼尼托巴省的Altona/Rhineland已开始接受申请,安大略省的Thunder Bay也开始接收雇主咨询,预计从2020年1月2日开始接收申请。

在此期间,加拿大移民部迎来了新任移民部长门迪奇诺,他于2019年11月20日就任自由党内阁的新一届移民部长。2019年12月13日,特鲁多向新任联邦内阁成员发放了移民部委任书,强调了各部门的工作重点,包括全国药物保险计划、应对气候变化、原住民和解等任务。其中对华人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针对移民方面的委任书。在给新任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的委任书中,特鲁多强调,联邦移民部要完成以下工作任务,兑现竞选承诺:

  • 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接收超过100万新移民;
  • 推出市提名计划;
  • 取消入籍费用;
  • 将大西洋移民试点计划永久化;
  • 加快审理移民申请进程,缩短处理时间。
  • 自由党执政的不足之处。

然而,对于自由党执政6年来的移民政策执行结果,外界并不完全认可。

首先接收叙利亚难民的做法,虽然为加拿大带来了声誉,但是难民的后续安置和融入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在难民监狱的问题上,遭到反对派的批判。在家庭团聚问题上,自由党为了争取选票,在选前承诺将父母团聚移民配额增至一万人,选后虽然兑现了,但改为抽签制,取消了先前的先到先得的简易流程,实际上增加了申请难度。

经济类移民方面,最令人失望的莫过于联邦投资移民项目。该项目存续期间,根据安省皇后大学经济学教授Roger Ware在2014年主导的权威研究显示,投资移民每年为加拿大带来20亿加元的贡献。然而,在联邦保守党执政期间,投资移民的门槛逐渐升高,最终被全面叫停。自由党在野期间曾批评保守党政府的做法不负责任,并承诺会作出改变。然而,自由党上台后,2016年12月时任移民部长麦家廉表示,过去不论是自由党还是保守党执政,投资移民项目的执行都不理想,因此才决定关闭该项目。至今该项目依然停摆,成为很多华人移民难以理解的一项政策。

总结

计划申请移民加拿大的朋友来说,显然在移民政策上,自由党的执政更有利。加拿大自由党向来对移民持包容开放的态度,不论是百万移民计划,还是不定时推出的一些移民利好政策,例如快速获得永居/入籍、新增移民配额和试点项目等,都旨在让更多人获得移民身份。即使自由党在这次竞选中失利,对移民来说也不必太担心。移民是加拿大的基本国策,作为一个世界有名的主流移民国家,短期内可能会受到执政党的影响而有所波动,但从长远来看,不管是保守党执政还是自由党,人口只有3700多万的加拿大要想解决人口老龄化这个大问题始终还是离不开引入移民。

在现任党魁特鲁多的嘴里和世人的眼中,自由党都被认为是无可厚非的“移民党”。然而,作为加拿大这个国家,对移民一贯友好的大方向似乎并不会因为自由党的执政或者落选而有颠覆性的改变。这一点我们可以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