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Law
法律案例分析
首页 > 法律案例 > 婚姻真实性6

婚姻真实性6

2019-09-21

案例摘要


2006年4月,J先生通过配偶团聚项目成了加拿大永久居民,后因涉嫌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被下达驱逐令。他提出上述,最终上诉申请被批准。



案例背景


J先生,今年37岁。2005年他和另一半T女士在中国结婚,2006年4月,他靠配偶团聚项目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不过,在到加拿大一年后,他就和妻子T女士离婚了。才结婚两年就离婚?这段短暂的婚姻引起了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注意,他们怀疑J先生和T女士之间存在着不可告人的交易——即靠假结婚骗枫叶卡。


调查发现,T女士和J先生结婚期间,她不光在跟另外一个人交往,还跟其他一些担保过外国配偶来加拿大的加拿大公民有着密切联系。
于是,官方推断J先生的这段婚姻从头到尾就是假的。014年,J先生被起诉。在受理听证时他承认自己是为了获取永居身份才和T女士结婚,官方对其下达了驱逐令


故事到这本来就该结束了。但是因为J先生在结束和T女士的婚姻后,又跟另一个加拿大公民结了婚,并已生下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3岁。如果他被驱逐出境,他的家庭怎么办?他年幼的孩子怎么办?于是他提出上诉希望法院能鉴于人道主义和同情原则(H&C)考虑撤销驱逐令



上诉与审查

J先生上诉后,法官主要从下面几方面对其进行重新评估:

 
1、上诉人对虚假陈述的悔过程度;
2、上诉人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长和生活状况;
3、上诉人被驱逐后对家庭的影响;
4、驱逐令会给儿童利益带去怎样的后果;

5、上诉人被驱逐出加拿大后生活的困难程度。

具体情况如下:


1.J先生虽然承认了自己假结婚,但是他把过错归咎于自己的父亲。他说自己并不想假结婚,是为了更好的前程以及不想再和父母争吵,才选择了假结婚。而且,他对这件事表现出来的悔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被逮到了”而不是真的悔过,这对他的评估带来了负面影响。


2.J先生自2006年到加拿大后,除了回中国短暂待过4个月外,他一直在加拿大生活工作,居住时间约13年。在此期间,他每年按期交税,工作比较稳定。最近一份工作是烧烤厨师,已经干了差不多两年,每两周收入约$1500。


在和第二任妻子结婚后,他们还共同购置了一套房子并和两个孩子住在一起。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姐姐在安省生活。她姐姐已婚有一个孩子,也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总结下来,他确实在加拿大有长期稳定的生活和家庭关系,这对他的评估具有正面影响。


3.J先生的现任妻子D女士之前是一名销售人员,年收入$20000左右。2014年,她成了全职妈妈。2016年,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她被诊断出患有深静脉血栓。D女士因此无法长时间行走或站立,医生建议她尽可能多休息,避免长时间走路,于是就需要J先生帮她照顾孩子、陪孩子玩。


4.J先生的小儿子Rocky是早产儿,导致他有许多健康问题。医生称后期他还有自闭症的可能性,需要长期的医疗、精神支持。如果J先生被驱逐,D女士必须面临选择,要么一起搬回国要么独自在加拿大抚养孩子。如果回国,Rocky和姐姐就无法再享受在加拿大的一系列福利,这样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为了儿童最佳利益,Rocky也需要留在加拿大。孩子的母亲D女士肯定是无力单独抚养孩子,所以就需要J先生一起共同抚养。


基于这些考虑,尽管J先生存在虚假陈述和悔恨程度一般,但是考虑到他的家庭情况,尤其是妻子孩子的健康状况。最终他的上诉申请被准许,驱逐令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