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在加拿大统统被打回原形

毕业后,我才感受到生活满满的恶意。

莫非“有钱但没用”的富二代真的胜过“没钱但勤勉”的我们?

尽管如今的同学聚会已成为

“装X”、“吹牛”和“炫富”的代名词

作为一个从学霸转型成金融精英的人来说

我自认为不算“混得好的”

但是对同学聚会也是无所畏惧

上个月,高中同学组织了毕业10周年的同学聚会

我欣然前往

信息量很大的同学聚会

饭局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我自然也没少被问到——

“小A啊你在哪高就”

“有对象了吗”

“你们年假有多久”

我秉承着友善的态度一一回答了

然而我维持一晚上的微笑终于还是被打破了:

“大家还记得咱们班J君吗?”

“当然记得。”——那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富二代

“他定居加拿大了。”

“哦?”——也不奇怪,砸钱的吧。

听说他是通过在加拿大做屠夫移民的。

“……”

聚会结束后我不禁陷入沉思

除了一点小钱外一无所有的J君

到底是如何凭“本事”年纪轻轻就移民的?

难道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藏方法?

很快我找到了与J君交好的老W一探究竟

“你们别瞎猜了,人家不叫‘屠夫’

J君就是在餐厅当帮厨做切肉工”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谈

我才慢慢消化这个事实

原来,在加拿大

真的做屠夫(切肉工)也能移民

富二代的心酸史

原来

高中毕业后J君就被家里送到加拿大读书

奈何成绩不够英语不行

蹉跎了好多年才从一个

“查无此处”的学校毕业

可能不少应届毕业生都有过迷茫期

J君面临的问题就更大了——

是拿着不被认可的文凭回国

还是留在加拿大继续谋生?

显然他选择了后者

可是在哪里生活都要经历挣扎

就算J君家境不错

但他既无法和当地积累了

雄厚资本的华人富豪PK

也显然无法融入本地圈子

操着一口破烂英语

他的求职之路屡屡受挫……

要知道加拿大留学生的毕业工签时效

最多不过三年

所以渐渐的J君也慌得不行

虽然一边抗拒着,一边也无助地“投靠”了中介

富二代也得凭本事吃饭

不久之后他收到了中介打来的电话

兴冲冲地向他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我们给您找到工作了,绝对能移民!”

——于是他被安排到了一家

不大的中餐厅做帮厨

这份工作属于加拿大的D类

低技术职业

对于亟需劳动力的加拿大来说

自然是十分欢迎这些人的定居的

并且

鉴于这家餐厅主打烧腊和卤味

他的日常工作就成了切肉工

得知此事的J君内心百感交集:

震惊,委屈,不解,崩溃!

本想爆发的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屡屡挫败的经历

还有他交代自己背景时连中介都为难的表情

几天后他便系上围裙钻进了后厨

从此开始了一边切肉一边等待的日子

这样的生活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简单又机械,孤独又焦虑

还如何能看出一个潇洒富二代的影子?

然而他终究还算幸运的

不算太长久的等待后

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加拿大身份

直到那一天

他才主动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毕竟在做切肉工的这段日子里

出于某种羞愧心理

他从不敢提起自己的生活现状

甚至不敢跟家里人诉苦——

他害怕父母的责备和失望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

当一贯严厉的父母得知他已成功获批后

竟然激动得连连说好

他的父亲说道:“我从没指望你能出类拔萃,但是今天你真的出息了!”

最后他父亲还送上一句让J君哭笑不得的话:

“加拿大把你改造的好啊。”

J君的经历曲折地超乎我的想象

在同学会上积攒了良多的困惑和惊讶被沉默取代了

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二代吊打平民”的故事

想不到竟是个“社会教你重新做人”的版本

如果说换个国家、换个背景

J君的经历可能完全被改写

然而世界上没有如果,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

加拿大“改良”了一个纨绔子弟

而这个纨绔子弟也因此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